虞渊以东

【白魏】【白魏】【白魏】
暴躁但怂 所以看起来比较好相处的样子
我永远爱魏大勋
废话很多 没舍得删的东西可能就是想记录一下心路历程吧

感谢所有曾经来过并且最终消失的人们。

【山花】不满意就再送你一个疗程(上)

山花无差 个人偏好白魏但此文没有明显攻受倾向。


越写越短…越写越乱...

感觉把白白写的有点奇怪…有点渣还有点傻...

大家就当个无脑文看吧 我真是…辜负一个好梗。

求轻喷 谢谢给我点赞的每一位小可爱


1.

嗡——


嘶。白敬亭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子。

好像忘记把手机设置成免打扰了。

不想接电话。

白敬亭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包在被子里。

手机响了一阵就挂断了。


没了手机里传出来的噪音,房间里就变的静悄悄的。

昨晚的雨下得很大,但现在天气似乎特别好,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白色的墙壁上,反映的光有点亮。雨滴从屋檐下滴落下来。

他烦躁的想。好像睡不着了。


拿起手机,习惯了黑暗的眼睛被手机屏光晃的睁不开眼,白敬亭眉毛紧紧的皱着。

何老师打来的电话。

奇怪了。白敬亭想。能有什么事啊。


这要是在平时,白敬亭不管有多忙肯定都会打回去,但昨天晚上的那件事给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他现在不想面对任何人。

更何况是洞庭湖的老麻雀何老师。


所以他并没有理会那个小红点,而是径自打开了Ins刷新,却什么都看不进去,可能老天正看他不顺眼,等他好不容易看见个好看的球鞋正点上图片看的时候,点上了刚打进来的电话。


还是何老师。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白敬亭认命地接起电话:“喂,何老师啊?”

“小白,你今天打算什么时候到啊?”

...到什么?今天明明是个休息日。

“小白?”也许是他太久的沉默引起了何老师的疑惑,“大勋和我们都在等你呢,你今天早点儿过来啊。”

...什么情况??白敬亭一脸懵逼。


“何老师,您别开玩笑了。我和大勋他,昨晚刚分手。”

这下轮到何老师懵逼了。

“小白你说什么呢?是不是还没睡醒啊?”说完电话那端还怕被人听见似的刻意压低了声音,“你不是说今天是大勋生日,要跟大勋告白的吗?”


白敬亭彻底意识到不对了。

在他的记忆中,昨天明明是他的生日,外面明明没下雨,昨晚他和魏大勋大吵了一架,最后的结果是两人气急提出了分手,魏大勋摔门而去。


就这样还告白呢??

怕不是石乐志。


等会。

昨天晚上下雨,

今天大勋生日,

他准备要告白。


应付了几句何老师的问话,白敬亭匆匆挂了电话。

把日历点开一看。

时间:2018年4月12日


这世界太玄幻了。

太不可接受了。

白敬亭想。

恼羞成怒,他竟然穿越到了去年他俩互相告白那天。


2.

苍了天了。

白敬亭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导演组特意为魏大勋剪辑的生贺视频已经快播完了,马上要出现在屏幕上的是白敬亭早就为告白录制好的视频。

这时候的他们俩虽然早就明白了各自的心思,却一直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就等着白敬亭这临门一脚了。


 “那个…”他装作不经意往电源那边走。

然后一把把插头拔了下来。

这一下子,知道他原本计划的工作人员蒙了,不知道的其他人也蒙了。

“诶小白,哥哥还没看完呢…”

“差不多得了差不多得了…”再看那罪魁祸首也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小声地嘟囔着,“一会儿还要拍节目呢…”

这群人听了他的话再加上刚刚吵吵闹闹的确实是有些累了,便都没在意,就真的都散去回房间了。

除了何老师。


何老师是在场唯一一位知道他的原计划的艺人。

之所以告诉何老师,一是何老师本来就一直知道并且支持他们俩的事——不然也不会一大早上就催白敬亭来这边准备,二是当时自己为了怕告白时气氛尴尬,特意跟何老师串通好了当托儿,专门带节奏喊“在一起”的那种。


现在这个托儿正直视着他的眼睛,神色严肃的跟他说:“小白,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做的决定我也会支持,但是别让大勋等你太久。”

白敬亭委屈,但白敬亭不说。

没办法啊,在他的角度看来,昨天他还和魏大勋吵得轰轰烈烈要死要活,结果转天你就让他和魏大勋肉麻的告白?酷盖白表示他可拉不下这个脸来。


反正最后都要分。白敬亭自暴自弃的想。还不如从开始就不在一起。


于是整个节目拍摄过程中他们俩也少有互动,两人同框的画面还不如魏大勋和那个新来的女嘉宾在一起的多。

好在拍摄正常,推理顺利,投票正确,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美好而和谐。

直到某只大型犬在录完节目后怯生生地敲他门问他今天是不是不太高兴。

可不吗。白敬亭想。而且就是因为你。

但他只是看着那人淡淡地说:“没有,你想多了。”

他看见那人总是笑着的嘴角耷拉着,眼睛里的的光也暗淡了许多,嘴唇颤动了几下,像是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然后白敬亭“嘭”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潇洒。自然。没毛病。

睡个好觉。然后没准自己就回去了呢。

可他脑海中却怎么都挥之不去魏大勋伤心委屈的样子,一直翻来覆去折腾到三四点才好不容易睡过去。


3.

嗡——

白敬亭翻了翻身子。

睡不着被吵醒。

何老师的电话。

哦。这熟悉的开头。


2018年4月12日。

…卧槽。


清醒过来的白敬亭开始考虑自己的现状。

《忌日快乐》,《土拨鼠之日》,《又冲不上的云霄》的剧情在他脑子里转啊转啊转啊转…


以白敬亭的脑子,想出怎么打破循环关键点是分分钟的事——告白嘛——毕竟除了这个,昨天发生的一切跟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可他就是不想承认。


就一直在这一天不也挺好。白敬亭无所谓的想着,又从火锅里捞了几片肉出来,挖了一块蛋糕。蛋糕和火锅,亭好吃。

…除了每次都要接受何老师对他良心的拷问和入睡之前要面对的魏大勋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儿。

也没什么不好…对吧…


不知道第几回陷在这个循环里的白敬亭,终于忍不住了。

不能再天天吃火锅了(X 。


4.

分手那天的吵架说严重,其实根本没那么严重。

同性婚姻提案于2019年5月1日正式通过(无脑文大家就不要在意这个细节了X)。

彼时白敬亭早已向家里人出柜,他父母早就认识魏大勋,再加上两位也都是明事理又疼孩子的,便同意了。毕竟儿子幸福健康不才重要么。


可魏从心没有。

每次白敬亭略一提及家人的事情,魏大勋不是讪讪的避开话题,就是装傻充愣或者打马虎眼。

“再等等再等等,小白我们俩不也不差这一会儿嘛。”

你倒是不差,你都快三十一了。


今天是白敬亭的26岁生日。

白敬亭没想到自己回到家屋里居然是黑着灯的,抱着点期待打开门想看到一个惊喜,却始终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

白敬亭不是没想过什么路上堵车回家晚了或者突然有事,可是…他看看没有任何新信息的手机。

一直以来积压在心底的不满和烦躁全都爆发了。


于是等魏大勋匆匆忙忙回到家,就看白敬亭一个人自己在灌酒。

“诶小白你这是干嘛呢!”他赶紧拦下白敬亭继续倒酒的手。

白敬亭委屈,但白敬亭不说...白敬亭觉得他必须得说出来。

于是他一下子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出来。


什么我白敬亭这么掏心窝子的对你好你把我当什么了,什么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天天去搂搂抱抱别人,还有什么他从来不把他放在心上连今天都这么晚才回来…

最后来了句,你凭什么不敢跟我公开,我看你就是想分手是不是?

魏大勋又气又委屈,也是脾气上来了朝他就吼:“分就分!你以为你白敬亭是谁,天天那么自以为是觉得谁都得围着你转吗?!”

说罢摔门而去,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其实这不就是正常情侣的小吵小闹嘛。

谁知道会出这么一档子事。



TBC.

评论(13)

热度(157)